第五十一章 母子情深

小说:绝地守护作者:懒得默神更新时间:2019-01-18 23:30字数:102117

为了水泥厂那土地使用权证,范青峰和苏刚今天上午可以说是做足了工作。

最佳结果自然是将那土地使用权证抢到手,然后上交土地交易所,请他们依照相关程序从速办理土地使用权转让手续。为此苏刚派出了专人,分别跟踪张启文他们三个,一旦确定土地使用权证在谁手里,立马抢夺过来。“不用怕,大大方方夺过来,那土地使用权证已拍卖给我们公司了,我们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去土地交易所补个手续,合理合法。”苏刚强调说。

如果得不到那土地使用权证,黑虎公司的目标就是设法阻拦水泥厂方面,不让他们把它转让给第三者。目前看来,开颜房地产公司应该是唯一的买家。因而苏刚在派人跟踪张启文等人的同时,还派人专门蹲守在开颜房地产公司门口,意在隔断买卖双方的接触。

对于范青峰他们来说,今天上午最大的失误发生在跟踪严亚军的那个人身上。那是个身高马大的小伙子,体力有余而智力不足,他接受任务找到跟踪目标时,严亚军正跟吴芸姐姐一道走出城郊殡仪馆。两人相伴乘车去了吴芸家,取走了由吴芸保管着的厂里的银行卡和财务公章。但黑虎公司那小伙子却以为他俩忙的是吴芸的丧葬事宜,因此对严亚军手里拎着的那个黑提包的内容有了误判,以致一路“陪伴”着严亚军拎着那黑提包来到市医院,目送着他走进张启文所在的输液室。

作为重点盯梢对象,张启文被安排了两个人看守。比起“照看”严亚军的那个人来说,他俩的警惕性远胜一筹。可惜他俩的反应究竟还是慢了些,等到他们开始行动时,那黑提包已被杨静藏匿在白大褂中转移走了。

高子和矮子没能在张启文病床上搜寻到严亚军送来的那个黑提包,使得范青峰他们越加确定那黑提包里装着的正是他们要找的东西。但接下来他们又作了个误判,以为将那黑提包转移走的必定是伪装的病人或者家属,因而忽略了身穿白大褂的杨静。同样是因为他们的这个误判,这以后不多久,杨静在接到张启文从医院太平间那边发出的电话委托后,才得以顺利地来到开颜房地产公司,代水泥厂完成了与开颜房地产公司的交易。

这时严亚军和李冲锋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那土地使用权证最大的可能是转移到了张启文的家人手中。出于这样的推测,接下来范青峰他们立即派人去找秀英和张启文娘老子。

在状元楼卤食店,范青峰派出的人看到了正在柜台前给顾客称卤肉的秀英,经反复观察,柜台内明明朗朗摆放着的全是各种待销卤食,里边柜台下也干干净净的并无可疑之物,于是任由她忙工作,没跟她发生接触。

在张启文娘老子家,范青峰派出的人却遇到了麻烦。那人姓曹,早先是市京剧团的演员,因为面相差,专演丑角。前些年京剧团倒闭后,老曹来到了黑虎公司打工,目前在苏刚管辖的外联部做事。老曹来到张启文娘老子家时,老人家正打算出门:刚刚有邻居来家传消息,说厂留守处的人早晨外出办事时遭遇歹徒袭击,导致吴芸身亡,其他人受伤去了市医院。张启文娘老子闻讯心里颤颤的,急慌慌的要去医院看望儿子。老曹这时便拦着不让她走,说有事找她。张启文娘老子一心记挂着儿子的安危,连忙推开他的手往前走。拉扯间老曹险些把张启文娘老子推倒在地。所幸老曹反应快,说他此番正是为张启文的事前来找她的,这才把她暂时哄回了屋。

进屋合上门,估摸外边听不到屋内的动静,老曹这才显露真面目,叫张启文娘老子交出水泥厂的土地使用权证,一边四处撒目搜寻。张启文娘老子见状很是恼怒:

“去去去,我家里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老曹见张启文娘老子态度很凶,就脸一沉威吓她:“我觉得你还是莫这样厉害为好,你儿子还在我们手上呢!”

张启文娘老子一怔:“启文他……他不是在医院治伤去了吗?”

“哼,治伤?他只怕命都难保!”老曹手里拎着一只黑塑料兜,说话间有意举起它在她面前扬了扬。这里边装着一只塑胶手臂,是他刚刚来时顺路回单位找仓库保管员借来的,说是拿回家给孩子玩玩。这塑胶手臂是传统京戏《王佐断臂》里的道具,虽然因为久置仓库蒙着厚厚的尘埃,但擦擦干净后依然柔软而逼真,加上路途中他买了瓶红墨水泼上去,乍一看十分唬人。

听说儿子生命有危险,张启文娘老子霎时心慌腿软,声音也细了下来:“你……你这里头装的是啥子?”

“快说,你们厂的土地使用权证在放在哪里?”

“告诉我,这里头装的是啥子?”

“这是你儿子的手臂!”老曹说着把那条泼有红墨水的塑胶手臂倒在地下,“你要再瞒着不说,张启文的脑壳就要跺下来了!”

话音未落,就见张启文娘老子“噗”的一声晕倒在地下……

秀英今天的上班时间是早晨七点到下午两点,午饭就在店里吃。张启文来到状元楼卤食店时,秀英正在吃午饭。刚刚连打了秀英好几次手机都不见回应,张启文心里不免有些发毛,这时见秀英好好的没啥事,便猜出她一定是忙于工作没听到手机响,一直悬着的心霎时安顿下来,接着也没顾得上跟她多说话,立刻上街打车去水泥厂,见秀英跟在后头要留他在店里吃饭,张启文连连摆手,说他想去看看娘老子,顺便在她那里吃中饭。话是这么说,但他心里却另有惦记,因为之前他已经打了好几次娘老子家的座机,那边同样没人接。

出租车一路开到了市水泥厂门口。下车走向厂生活区时,发现前面垃圾坑边围着好些人。张启文心里掠过一丝不祥,疾步赶过去一看,脑子里不由得“轰”地炸开了:此时此刻,娘老子正蹲在那被融化了的雪水洇湿了的垃圾堆里,裸着干巴巴的双手四下里扒拉,一边扒一边“呜呜”地哭:“启文,启文,我的崽啊!……”任谁劝阻也不肯站起身来。

于突如其来的惊恸中,就听到在一旁围观的职工们你一言我一语告诉他,说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有人看到他娘老子家走出了一个拎黑塑料兜的陌生男人,再后便发现他娘老子精神出了问题,在厂区四处哭着寻他,说他被人杀死了;寻来寻去,最后寻到了这个垃圾坑里来,又说他冷死了;一片嘈杂声里,还有人问张启文半上午之后去了哪里,说厂里职工听说留守处的干部遭了难,得知他在市医院打吊针,就赶去看他,不料到处找不着他。张启文这时也没心思回他们的话,只疾步冲进垃圾堆,蹲在娘老子面前,紧握着她的手说:

“妈,莫寻了,我来了。”

娘老子呆呆地看了看他说:“你……你是哪个呀?”

张启文的眼眶里“刷”地红起来:“妈,我是启文啊!”

“不,你不是启文。”娘老子摇摇头说,“我家启文还是细伢崽呢!”

接着娘老子便甩开张启文的手,继续在那湿漉漉的垃圾堆里翻寻,一边自言自语道:“唉,你们是不晓得,我家启文可怜啊!天寒地冻的,被人丢在这个垃圾堆里,身上也没件衣服,就包着一件烂兮兮的棉袄,里头塞张纸,写着他的出生日期,细一看啊,出世刚两日。伢崽造孽啊,也不晓得丢在这里有几久,冷得跟一坨冰一样,嘴巴里有出气没进气。——呜呜呜,我家启文只怕是冷死了啊!呜呜呜……”

“妈,您放心,启文还活着呢。”张启文重新握住娘老子的手,说话间禁不住泪流满面。这一刻,他觉得心里的那股疼痛,忽地蔓延到了全身,就像是脱缰了的野马,在体内横冲直撞,他已经找不到缰绳来控制住它。

“张师母,放心吧,张厂长好好的,哪会死呀!”身旁的职工们也都红了眼眶,跟着一起安慰张启文娘老子。

娘老子这回没有挣脱张启文的手,敛了哭望着张启文问:“启文真还活着吗?”

张启文说:“真还活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 virtual=“/fragment/6/” 关注微信公众号“17k小说” (微信号wap_17k),《绝地守护》最新章节随时随地轻松阅读! 连续签到即可获得免费阅读特权;更多精彩活动敬请关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