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罩在魔族上空的阴云(中1)

小说:穿越之情人养成作者:懒娃娃更新时间:2018-12-16 00:25字数:130498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将断手的指骨全部打碎,慕天易才将翠丝的断手从他的胳膊上摘下来。

  看着手臂上鲜明的五指痕,慕天易知道,他这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翠丝长老死时拼尽全力的一抓,至死也不愿意放手的狠劲,几乎落实了慕天易就是凶手的身份。

  此时,慕天易已经从罪恶深渊那一团混乱的情况里逃出来。

  想起当时的情形,慕天易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翠丝长老倒下的时候就有激动的半魔人大叫“杀死凶手,为翠丝长老报仇!”云云,慕天易连分辨的机会都没有,五颜六色的魔法弹从慕天易砸来,全靠阿一它们撑起的防护罩才挡下来。

  群情汹涌之下,慕天易知道自己是百口莫辩,但翠丝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就好像给他上了枷锁一样让慕天易没办法马上从半魔人的包围中脱身。

  慕天易又不愿意伤害这些情绪激动的半魔人,让阿一它们只守不攻,还要分心注意不让埃斯特跳出来插一脚。

  偏偏翠丝抓得太紧,慕天易无法将她的手掰开,眼看就要扛着翠丝的尸体逃走了,最后还是埃斯特利爪一挥,斩断了翠丝抓着他胳膊的手,才让慕天易在情况闹得不可收拾之前顺利从罪恶深渊脱身。

  慕天易有预感,魔族要乱了。

  翠丝的死亡,就是开始,而自己刚好成为最适合的替罪羊。

  “埃斯特,我再回去罪恶深渊一趟,你会跟我一起吧?”慕天易笑问怀里的埃斯特。

  【汝在,吾在】

  埃斯特冰冷的双眼回视着慕天易。

  “一切行动要听我的,好吗?埃斯特你待在我身边保护我就行了,我不同意的话不要作出那种毁灭性的攻击好吗?”慕天易最担心的就是埃斯特忽然变身,然后再来一道光束或者光环将所有的半魔人秒杀。

  【保护】

  从埃斯特的话里听出他的固执,慕天易耐心的说道:“保护不止攻击一种方法,还有其他选择。”

  【扼杀危险,攻击】

  很明显,埃斯特的话里透露出他的不满,就连眼神也比刚才更冷几倍。而视线也若有似无的看向翠丝的一截断手。只要想到当时慕天易被围攻而慕天易却不同意他反击的情形,埃斯特的眼神冷得能让人看一眼就窒息而亡。

  想到埃斯特那当机立断的一爪,慕天易相信如果不是他及时制止,埃斯特会将翠丝的遗体撕碎。

  将下巴搁在埃斯特的脑袋上蹭蹭:“埃斯特,我不是绝对不许你攻击,而是不希望你每次攻击都用尽所有的力量,我们要因人制宜,用最小的能量消耗将对方击倒。你想想,如果你全力一击之后能量耗尽,那谁来保护我?”

  【激活】

  “但我不愿意看到你在我面前死亡呢……就当是为了我,你也要好好的活着,只有活着,你才能永远保护我,继续我们的永恒之誓。”激活?埃斯特说得轻松,要一成的能量才达到启动的最低标准,比照一下被“抽干”的罪恶深渊底部就可以知道这个一成能量是多么的惊人了。此外还要收集各种各样奇怪的能量因子……他得到埃斯特的时候就只差魔族的能量因子而已,天知道在这之前拥有黄金球的家伙收集了哪些能量因子,又让黄金球吸收了多少能量??

  “为了我,珍惜你的生命好吗?”慕天易非常确定,如果让他从零开始,他绝对养不起黄金球……所以他是一千一万个不许埃斯特轻生!!他一定要扭转埃斯特动不动就“轻生”的观念!

  单纯的埃斯特根本就不是花花公子慕天易的对手。慕天易话里、神情里透露出来的真情实意,让本就不善于言辞的埃斯特完全就找不到反驳的话。

  埃斯特冷漠得几乎没有任何感情。只是几乎而已。

  长期的麻木、不与外界交流让他缺乏应有的感情细胞。但这点不能代表他没有感情,只是他的感情波动轻微得可以忽略,甚至不可以称之为感情,那只是一种本能而已。这点却无妨他的理解能力,他能区分,慕天易和以往的召唤者不同……

  埃斯特不懂那些高深的道理,他只知道一点,慕天易是他的誓约人,是和他定下永恒之誓的人,是唯一一个让他珍惜自己生命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在他能量耗尽后给予他死亡的“唤醒他的人”……

  在埃斯特简单的世界里面,除了开始那短暂的适应期外,他一直过着激活、攻击、死亡三点一线不断重复的日子。没有人询问过他的意见,没有人会关心他的意愿,他只需要服从服从再服从。

  他是没有感情的杀戮兵器。

  为利刃者,也不需要感情,只要服从拥有者的指挥就可以了。

  他所有的经历告诉他,他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攻击。不遗余力的攻击,耗尽自己的生命也必须攻击。

  但慕天易现在告诉他,不能攻击。

  还告诉他必须珍惜他自己的生命。

  两种观念发生了冲突,让埃斯特一时不知如何抉择。

  攻击,是他存在的意义。不能攻击的他,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不是绝对禁制你攻击,只是希望你尽量控制攻击的力度,……反正我也不求那狗屁震撼,只要能够有效制敌就行了……这也是节省能量的一种方法,……”

  “……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如何自置?……你活着,我才能活着,你若不在了,那我也凶多吉少了……”

  埃斯特被慕天易抱在怀里,他能够感觉到慕天易说话时胸膛有节奏的鼓动,慕天易的声音清晰的传过来。

  陌生的感觉涌上埃斯特心里,让他沉默了。

  说得口干舌燥,埃斯特最后居然给他来了一个沉默以对,让慕天易生出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升级为父辈人物了,现在正在对固执的孩子进行心理辅导。摸摸埃斯特的的背脊,看到那双银眸没有焦距的直视前方某一点。慕天易在心里感慨,还真是帅呆了!连发呆也那么cool,让人看了一眼之后心里就发寒。

  见到埃斯特摆出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沉默态度,慕天易也就不再念叨了,这事不能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将冰融化也非一朝一夕的事,凡事都有一个过程。他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磨吧~

  尝试说服埃斯特花了一点时间,遇上黄昏时段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待到慕天易再次潜回罪恶深渊的时候,发现魔族的事情闹得更大了——

  继翠丝之后,海纳和索尔这两位长老也殁了。

  偷听到这个消息后,慕天易心里咯噔一下,好一个雷霆手段!在挑起事端后,马上就将魔族声望最高的三位长老解决,让整件事变得扑朔迷离,比单纯的嫁祸于他更高超!也更利于挑起魔族的内讧。

  他在这件事里面,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此时不宜和卡西欧等人接触,他要想知道他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就要从别处下手了。除了卡西欧等人外,他对魔族的人员情况一无所知,能找着一个关键的正主还能知道他想知道的东西,万一捉到的是一个喽啰,不但得不到有用的信息还会打草惊蛇……

  正当慕天易像个壁虎一样趴在峭壁上烦恼的时候,他见到一个半魔人神色仓惶的从身边走过。

  ——是他!慕天易眼睛一亮。

  有人能够过目不忘,有人能够过耳不忘。慕天易刚好在认人这方面是一把罩!只要见过一次的人,哪怕就是匆匆一眼他也能够在第二次见面时一口道出他们曾经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有一面之缘。

  刚才那个从他身边走过的半魔人不但在他刚来的时候曾经用不善眼光打量他,而且在婴儿洗礼仪式的争吵上,这个半魔人就站在索尔的身边。从位置来看,这个半魔人应该是索尔的亲信之类的。

  打定主意,慕天易偷偷摸摸的跟在那个半魔人的身后,完全没有看到贴着隐身符跟在他身后的埃斯特和阿一它们正用非常诡异的眼神看着他堪称专业的壁虎爬墙动作。

  那个半魔人一路几乎是用跑的冲进一个山洞房里面:“查尔斯!我们要赶快放了卡西欧他们……”

  “菲力!你说什么?他们身上有嫌疑……”查尔斯不悦的看着一进门就大喊大叫的菲力。

  “我说!赶快放了卡西欧他们,我有发现——”

  “等一下!”查尔斯打断,快步上前将房门关好,还布下一个防止别人偷听的结果。

  然后回身看着菲力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查尔斯难道你没有察觉到不妥吗?”菲力急急的说道:“事情发生得太巧合了!三位长老的死亡太巧合了!如果卡西欧他们带回来的那个慕是杀死翠丝长老的凶手,那他根本没必要连海纳长老和索尔长老也杀了!况且,他当时已经逃跑了,他又怎么可能对海纳长老和索尔长老下毒手?”

  “可能他的逃跑只是掩人耳目,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离开,他只是找了一个地方暂时躲起来,在海纳长老和索尔长老两人独处的时候将他们杀害。你别忘了,前一天他失踪的时候,我们找遍了罪恶深渊也找不到他,这说明他要逃避我们的搜寻是很轻易的一件事……况且,事情发展到现在,大家都乱成一团,在搜查的过程中出现疏忽也是有可能的……”

  “那你说他杀死三位长老有什么好处?”

  “让我们群龙无首,陷入大乱!他有可能是人族的奸细!”

  “就是这点!如果他是人族的奸细,他的目的是让我们族里发生内乱,那私下暗杀不是更好吗?正如你说的,他的躲避技巧如此高明的话,……何必暴露自己?”菲力说道。

  “或许他本来是想暗杀的,只是他没想到翠丝长老临死的时候会抓着他……”

  “那他就不能杀害海纳长老和索尔长老!两位长老的死对他毫无用处,反而会让我们同仇敌忾!你试想一下,在海纳长老和索尔长老两人意见相左的现在,是一位长老的死亡还是三位长老的同时死亡更能削弱我们?……但后者更能引起我们的怀疑!”

  查尔斯皱眉思索了一会:“这也有可能是他故布疑阵。逆向思维思考逆推就会得出你这样的结论。如果这正是他的目的呢?混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在这曲曲折折的思考迷宫里作出错误的决定。”

  菲力说道:“你说的这点我也想过。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假设,海纳长老和索尔长老还活着,你说他们两位会怎样处理眼前的情形?你觉得他们两位会各执己见还是双方尽快妥协?”

  查尔斯眼里精光一闪:“你的意思是?”

  菲力深呼吸一下:“我们都知道索尔长老的性格,他或许和海纳长老一直不对盘,但是在出现三个婴儿没有魔法天赋以及翠丝长老突然死亡的现在,他一定会选择和海纳长老合作,而海纳长老也会作出一样的选择,他们两人会通力合作让族里的骚乱马上平息……我怀疑,就是有人猜到两位长老独处商量的意图才对他们狠下毒手……”

  “菲力!你要慎言!”查尔斯为菲力话里的含义而大吃一惊,熟知两位长老性格的人不会是外人……

  “查尔斯,如果没有反复思考,你以为我愿意说出这样的话吗?”菲力无奈的说道,没有任何人愿意怀疑自己的族人,但事情发生之后,他越思考就觉得这个可能性越大。

  “但我更担心的是,万一凶手尚未离开,那你说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卡西欧!”查尔斯反应迅速的说道。作为公认的海纳长老的继任者,或许他因为慕天易的问题而受到少数族人的质疑,但大多数族人依然相信他是无辜的,现在只是暂时限制他的行动。

  “凭我无法说服大家,所以我来找你。”见查尔斯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菲力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们两人还不行……我们去找辛西!”

  除了海纳的长老之位早已经确定是由卡西欧继任外,翠丝和索尔都没有指定继任者。在翠丝的弟子里面,本以露比卡和辛西两人的呼声最高,露比卡的治疗师天赋让他深得翠丝的真传和喜爱,而辛西则是和海纳等人同辈,他在天赋上不及露比卡,但他比露比卡多了几十年的经验,在族里的人缘极好。本来二人不相上下,但慕天易是由露比卡等人领回来这点却大大的折损了露比卡的声望,让露比卡现在处于下风。

  至于索尔,他只有一个年方八岁的孙子,但他的孙子已经因为年龄太小而被排除在外,其余的弟子都有资格一争。而在这些弟子里面,则以查尔斯和菲力为翘楚。

  查尔斯和菲力希望,凭他们和辛西在族里的声望可以压下反对的声音,让他们将卡西欧等人释放出来,现在魔族就像那正处于疾风骤雨的大海中飘摇的小舟,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损失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