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小说:总有人治得了你作者:萱草妖花更新时间:2018-12-15 23:50字数:103152

知道“情敌”是条狗,顾霜霜一对小眉头很快舒展开,嘴里轻轻吐出一口气,嘟囔说:“还好,还好……”低叹间,换了一只棉棒,蘸蘸药水,轻轻地给秦衍擦拭嘴角伤口。

小姑娘温热的气息在他肌肤上灼开,他特意侧过脸,不敢再直视她的眼睛。

顾霜霜拿了一只创可贴,撕开,贴在他嘴角,用指腹轻轻地压紧边沿部分,“好了大功告成”

秦衍用指腹轻轻摁压了一下创口贴,疼得“嘶”一声。

顾霜霜手上收拾着医药箱,问他:“你这么喜欢射箭,干嘛要去当明星。”

秦衍还没开口,刘峰抢先说:“演戏是职业,是他吃饭的家伙。射箭是他的爱好,丰富生活的东西。”

“唔。”她扣上医药箱锁扣,似懂非懂,“我跟你们不一样,我的生命里除了射箭,似乎再没有别的东西。我以前的目标是进国家队,拿冠军,现在这个念头没那么浓烈了。我挺喜欢在箭馆教人射箭,老孟给我钱,管我吃,还有电脑玩,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幸福的。”

她一脸满足,似乎是这个世界,最知足幸福的人。

秦衍忍不住说:“是,知足才是幸福。”

刘峰搬着板凳朝着她身边挪了挪,跟着也说:“进国家队未免过于职业化,你现在拿到了万荃勇的名片,有资格参加百步穿杨,还进什么国家队?小甜甜,听哥一句,赶紧打消了进国家队的念头,自由好哥有一朋友,国家队的,一年到头在训练,春节只放几天假,那简直是没有一点自由。你要是能拿到百步穿杨的冠军,荣誉有了,钱有了,等你有了钱,有了荣誉,包养小鲜肉的日子还会远吗?”

“欸我说峰哥。”老孟忍不住插话,“你能不能别带坏霜霜?”

顾霜霜胳膊肘撑在双膝上,捧着脸开始憧憬:“我喜欢自由,也喜欢射箭,我想参加百步穿杨”

“itd。”刘峰打了个响指,“小甜甜,我看好你你要完成老秦没完成的梦想。你看老秦,被打成这样,也没拿到一个内定资格”

经刘峰这么一说,顾霜霜对百步穿杨更加有兴趣,开始在心里打小算盘。

秦衍虽然没怎么说话,但他也十分期待小姑娘参加百步穿杨。这个机会有多难得,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正因为知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他才更加期待她参赛。

秦衍刘峰走后,老孟也下班回家。偌大的箭馆,只剩了她一个人。

她打开前台电脑玩了一把斗地主,大概是因为心神不宁,连输几把。从游戏界面退出来,她的下巴磕在桌面上,反复点着鼠标,无聊地刷新着电脑桌面。

随后鬼使神差点进浏览器,用一根手指戳着键盘打字。她在搜索条里输入“万荃勇百步穿杨”的关键字眼,随后重重摁下回车键。

界面很快跳出相关词条。

万荃勇的资料以及百步穿杨的百度百科。

她点开万荃勇的资料,逐字逐句读下来,半知半解。万荃勇是韩国人,十几年前拿过奥运会银牌。之后退出国家队,进入国际射箭协会,担任协会社长。

这人有商业背景,身家雄厚。

百步穿杨是2011年开办,创办至今,拿百步穿杨冠军的没有一个华人。百步穿杨是全国性质的赛事,中国赛区的二十名参赛者,最终也只有三人能去韩国参加总决赛。

她看了下前几届百步穿杨的冠军成绩,差点咬到舌头。

这种比赛不像她平日练箭那么随意。不仅有时间限制,还有距离限制,就连弓箭重量也跟她平时用的不一样。平日里练箭没有各种因素限制,她射中十环的几率是97。但一旦有限制,几率就降低为50。

而且,比赛的场地在室外。室外的风向,也会影响射箭偏差。

顾霜霜趴在键盘上好无力,有种从未有过的压力。

接下来一个星期,陆怀瑾好像很忙,一个电话也没打回来。顾霜霜每天捧着手机盼星星,盼月亮,等到的却是秦衍的电话。

秦衍在电话里问她:“决定参赛了吗?”

顾霜霜回答:“决定了。”

电话那头,秦衍的声音很低,“好好练习,你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顾霜霜表示压力好大。她这两天模拟比赛规则射箭,状态都不是很好。时间限制太短了,她还没来得及调整心态和姿态,时间就已经过去。

她的心理素质还差很远。

这一届百步穿杨最变态的,是弓箭的重量。奥运赛还分男女组,然而百步穿杨却不分,统一用8090磅重的弓,射程是85米。

作为女孩的顾霜霜,在这一点上很吃亏。

半个月总算结束。顾霜霜和老孟一起去机场接陆怀瑾。

陆怀瑾从机场一出来,就看见一身粉嫩打扮的顾霜霜。小姑娘戴着毛茸茸耳罩,裹着红色围巾。上身穿着粉色长毛衣,下身是浅色打底裤配黑色小皮靴。

机场的灯光亮如白昼,小姑娘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身粉嫩暖色系打扮,给人一种归家的温暖感,他身上的寒意顿时被驱走一半。

顾霜霜跟老孟在出口已经等了整整一个小时,她看见穿着战服的一群人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个子最高,鹤立鸡群的陆怀瑾。

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似有似无间彰显着男人独有的稳重魅力。顾霜霜这是第二次看他穿西装,第一次是在视频里。

西装将他修长挺拔的身材展现的很到位,将他身上那股不羁的气质给压住,把男人稳重内敛的气质彰显地淋漓尽致。走近了些,顾霜霜才发现他居然还有小翘臀。

嗷……陆大哥帅

她看得差点流口水。

陆怀瑾走过来,把手中行李交给安琪,低头看着她,伸手拨乱她的齐刘海,“长高不少。”

即使穿了内增高,顾霜霜还是得仰着脑袋看他。

好悲剧,这就是鸵鸟和小鸡的差距

她跺跺脚,示意今天自己穿了双内增高的鞋子。陆怀瑾意会,目光在她黑色小皮靴上扫了眼,“刚买的?很好看。”

得到陆怀瑾的夸奖,顾霜霜弯着眼睛,笑眯眯说:“我也觉得好看刘峰大哥送的,不便宜呢。”

“哦?”陆怀瑾不动声色地又看了一眼她穿的小皮靴。

忽然觉得这双靴子,也没那么好看了。

他看了眼站在她身后的老孟,问候:“辛苦了。”

老孟摇头:“不辛苦,我已经订好了火锅,大家一起过去吧。”

一听火锅,gn一群小伙欢呼雀跃。

gn一群人快速冲出机场,而陆怀瑾和顾霜霜则慢吞吞在后面走着,不慌不忙。等他们上车,卡卡忍不住揉着肚子抱怨:“老大你以前可是速度最快的,现在怎么这么磨蹭?”

陆怀瑾拽着顾霜霜手腕,把她塞到第二排靠窗位置坐下,看了眼卡卡,“不想吃火锅?好,集体回去吃泡面。”

“不要老大我错了”卡卡抱头。

一群人在洛杉矶已经被饮食虐得体无完肤,回到家乡不吃火锅对他们来说完全是一种非人折磨。

火锅店的店面不大,是十几年的老招牌。

十几个人围着两张大圆桌吃火锅,红锅汤底一上来,满屋飘香。等待锅底煮沸的过程,于他们来说简直是阿鼻地狱的折磨。

这是顾霜霜回厦川后,头一次吃火锅。她的蘸料是油碟,里面有蚝油香油大蒜脆香黄豆和大头菜,香菜葱花提香,光闻酱料的味道,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

她捞了一筷子腰花,在酱料里蘸了蘸,汤底的辣和酱料里的鲜,瞬间把她的味蕾死死裹住。

一群人吃得火热朝天,菜下锅的速度,抵不上一群大老爷们抢食的速度。陆怀瑾没吃几口,一个劲儿帮顾霜霜抢食物。

顾霜霜负责吃,陆怀瑾负责帮她抢。

手短的卡卡抱怨:“老大不带你们这么帮忙作弊的我都没吃几口,全被你给挑完了”

陆怀瑾面不改色,“那你也找个人帮你挑?”

一群单身狗表示受到一百点伤害。

柿子握拳,定定发誓:“下辈子一定做个女人,嫁给老大”

顾霜霜准备往嘴里送鸭肠,听见柿子的话,突然放下筷子。她抬起脸,一脸敌意看着柿子,“陆大哥是我的”

小姑娘一脸认真,语气带着敌意。

一群人忍不住笑出声,“嫂子吃醋了”

柿子不好意思地抓抓后脑勺,“嫂子,我这辈子这么丑,下辈子变成女人老大也不一定看得上我。我瞎说呢,你别往心里去哈。”

顾霜霜瞪了他一眼,埋头继续吃。

她现在知道gn的人为什么叫她嫂子了。她很喜欢这个称呼,陆大哥不介意,她也不介意。

饭后一行人去ktv唱歌。

一群大老爷们去ktv必然要喝酒,说些小黄段子。陆怀瑾想送她回去,但gn成员都建议留下顾霜霜,并且向他发誓,嫂子在,一定会收敛。

陆怀瑾踌躇不定,争取她的意见:“他们去唱歌,你去吗?”

顾霜霜小鸡叨米似得点头,“去我唱歌最好听了。”

陆怀瑾默默流汗。

他可至今还记得,她的山丹丹,红艳艳啊……

等到了ktv包间,顾霜霜挨着陆怀瑾坐下。她跟新奇宝宝似得,打量着ktv包间的设备。

麦霸卡卡已经迫不及待点了一首tfboys的《青春修炼手册》。卡卡年龄小,唱歌时自带青春气场。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卡卡手舞足蹈,顾霜霜也被气氛感染,拿着摇铃开始拍左手拍右手。全场的男人都在喝酒玩骰子,似乎只有她跟卡卡显得格格不入。

两个蘑菇头“小朋友”,自娱自乐。

卡卡终于找到了听众,他唱完歌凑过来,一屁股把陆怀瑾给挤开,挨着顾霜霜坐下,“嫂子你觉得我唱的好听吗?”

顾霜霜点头,“好听电视上那三个小孩子,好可爱啊。”

满满都是青春活力,她很喜欢那种感觉。

卡卡兴奋:“是吧tfboys我偶像啊”

紧接着,king也上去唱了两首。气氛嗨起来,顾霜霜戳着卡卡说:“帮我点一首山丹丹红艳艳”

卡卡以为自己听错,“嫂子,这首歌音很高啊,你hold的住吗?”

“没问题”

音乐切换,画风陡转。她握着话筒站起来,深吸一口气,山歌嗓音一开,全场寂静。

大家也不玩骰子了,定定看着飙山歌的顾霜霜。

ktv设备太好,顾霜霜唱嗨了,紧接着又唱了一首《当》和《渡情》。

还珠格格和白娘子的画面一砸出来,雷得一群人外焦里嫩。

嫂子……真会玩……

唱得太嗨,顾霜霜回到沙发上,嗓子都哑了。她坐回陆怀瑾身边,拽着他的胳膊说:“陆大哥,你也去唱一首好不好?”

陆怀瑾从来不喜欢在ktv唱歌。他每次跟这群兄弟过来,都是扮演听歌者的角色。

小姑娘一脸期待看着他,他心坎一软,点了一首歌。

陆怀瑾唱了一首抒情的英文歌。很好听,但她一句也没听懂。o╯□╰o

唱歌环节结束,king提议大家玩真心话大冒险。

十几个人围着一张茶几转酒瓶,酒瓶瓶口停在谁的方向,谁就受罚。

一轮下来,卡卡受罚。小孩子没什么忌讳,选择真心话。

king问卡卡:“小子,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卡卡脸红,点头:“有,我们班长”

顾霜霜觉得这个游戏很有趣,很期待酒瓶停在陆怀瑾的方向。结果真的如她期待,酒瓶口真的就停在了陆怀瑾的方向。

king问陆怀瑾:“老大,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陆怀瑾:“真心话。”

king问:“老大,你是处吗?”

顾霜霜不懂这句话什么意思,但显然大家都对这个话题感兴趣。陆怀瑾变脸,愤愤瞪了king一眼。

king抬手做格挡状,“老大玩得起也要输得起你就说是不是就算是,大家也不会嘲笑你。”

陆怀瑾脸色沉沉:“是”

结果一群人还是没憋住,拍着大腿笑起来。

惊天新闻老大居然是老处男

顾霜霜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好没趣,想揍人

再一轮,酒瓶子就跟中魔似得,再一次停在陆怀瑾方向。还不等king开口问,陆怀瑾就先发制人,“大冒险”

“好”king一拍大腿,目光落在顾霜霜脸上,“嫂子,这一轮麻烦你帮忙,可以吗?”

顾霜霜心眼实,毫不犹豫点头:“没问题”

king:“嫂子,你躺在地毯上。”

顾霜霜很配合,在地毯上躺下。

king又转过脸对陆怀瑾说:“老大你去对着嫂子做俯卧撑,二十个,每一个必须亲到嫂子的嘴。”

陆怀瑾:“……”

他想杀人。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