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惊变

小说:星域角落作者:炒馒头更新时间:2018-12-19 00:21字数:654910

  黑暗,无所不在的黑暗,一切寂静的黑暗!

  在这一切寂静的黑暗世界中,存在的就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及心跳声,清晰的心跳声会令人不知不觉中被自己的心跳逼疯。本来计划不管受到什么样的苦,受到什么样的待遇都要死皮赖脸留在南宫世家的风,这个时候心第一次开始动摇起来``````就算南宫世家的人是自己的亲人又如何?心中对自己存在稍许怜悯的南宫志仁,在南宫卓远的控制下,只会不断地利用自己;口口声声喊自己哥哥、努力设法想救助自己的南宫星,似乎比自己还适合作一个职业骗子,如今的情形,风当然不会相信南宫星是无意间把地下室的门关上的;第一次见面语气中就毫无感情色彩、夺取自己双眼光芒的南宫云,更谈论不及什么亲情;南宫卓远虽然间或会对自己露出些许歉意,但他终究是一家之主,他绝对不会因为他的歉意而改变什么;南宫志仁的哥哥们,自己的伯伯们更不会对自己这个南宫世家的叛徒抱有什么好感了;南宫世家的年轻子弟们,他们此时更希望坐在南宫卓远的位子上吧?对于自己这个堂哥或堂弟,大概没有人愿意多看一眼吧?

  一旦心开始动摇,风就寻思着如何离开这个安静得可怕的地下室``````巨大的魔法阵断绝了使用自己力量的可能,每每自己体内刚刚产生一丝一毫的力量,这个魔法阵就像在沙漠中饥渴的游人遇到水分一样;粗若儿臂的铁索不使用蛮力又根本不可能弄断。一个无法使用,一个必须使用,加在一起就是无法离开!

  沉重的黑暗仿佛一枚枚浸满毒液的刚针一般刺痛着风的灵魂;通通巨响的心跳声使风想抓狂地大叫几声;不知还要在这种黑暗呆多久的恐慌感慢慢地转化成危机感```````

  危机感、束缚感、不安全感、严酷的环境再加上清晰无比的心跳声使得风觉得自己就要撑不下去了,就要崩溃掉了``````

  即将崩溃的感觉使得风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到其它方面,然而对于风来说,爱情、友情都不是怎么值得回忆的地方,唯一可以让风没有压力回忆的东西,那么就只有武学了,充斥在脑海中的武学才是风唯一愿意回忆的东西。

  掌法、拳法、步法、身法、轻功、刀法、剑法``````即便是无以前无比头痛的东西,此时风也看的是津津有味,对风来说,这些东西似乎更容易让他投入其中而不去思考面临的现实。

  等风感觉所有的武学都‘看’到索然无味的时候,风才发现自己似乎看这些东西只用了很少很少的时间,想及自己脑海中的生物电脑,风就郁闷起来了,这个时候风更希望有事可做,而且是可以将自己注意力都吸引过去的事情。可脑中的生物电脑使得对别人来说无比复杂的问题,对风来说只是一个动念的事情。   时间,漫长得仿佛凝滞了起来``````

  风心中不可避免地思索起被自己强奸过的初恋情人李婷、想起被自己杀掉的亲若兄弟的惊雷和闪电、想起被自己骗取过的各个人、想起被自己逼着成为娼妓的女人、想起被自己仿若踩死蚂蚁一样捏死的雪舌星战士、想死``````   罪恶,无所不在的罪恶``````

  痛苦浸满了风的身体,风这个时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做过任何值得赞许的事情,虽然自己从来都没有想过得到他人的赞许,可自己总不能回忆起来的时候满是罪恶吧?   时间,就让时间快点过去吧!

  环境的压力加上心灵的压力使得风只盼望时间能够快快地过去,就算现在死亡风也愿意,可风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风也不具备自杀的勇气,有时确实很想死,可真要死时,风还是无法下定决心。   活着或许没有意义,但活下去才能找到生活的意义吧?   ``````

  “吱!”地下室的门打开了微微的一道缝隙,这道缝隙使得一丝的光亮射进了地下室,地下室的黑暗仿佛瞬间被驱散了一般,风即将崩溃的意志也得到了缓解。

  让风有点儿惊愕的是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一道缝隙后,再也没有别的反应,地下室门外依旧是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声音。

  从门隙中照射进地下室的一丝光亮,对其它人来说或许只是一丝不起眼的光亮,但对风来讲,就像是一丝爱照进风的心里,这种爱不是亲情、友情、爱情,却又远高于这些,风只觉自己在这丝光亮中觉得浑身暧洋洋的,充满了斗志。风觉得自己就像是获得了顿悟一般,自己的眼前变得豁然开朗。

  吞噬魔法阵又如何?粗若儿臂的铁索又如何?凭你们就能挡得住我吗?风淡淡一笑,双眼微微轻闭,仿若顶天巨柱一般的大柱子缓缓向下移动,紧紧捆绑着风的铁索也缓缓松开风``````被困在黑暗中的风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痛苦的煎熬中度过,但风也曾经仔细研习过他脑海中不计其数的武学典籍,尤其是被风另眼相看的《武学推论》。

  每个人都会散发一定范围的脑波,这种脑波平素常是没有什么用的,但一旦强大到一定地步,就可以产生某些微小的作用,比如触动某个按扭、接受他人的脑波等等。风正是利用自己的强化脑波触动了地下室由电力控制的捆绑家伙们,并由脑波发号施令解除身上的束缚。

  解除束缚的风,身体有点儿发软的走出魔法阵``````虽然风可以不吃不喝的活着,但身体还是会产生虚弱的状态的,更何况风这么多天来一直处在崩溃的边沿,无论是心灵上还是肉体上都达到了无比糟糕的状态。若非门隙间的那些许光亮,风或许真要陨落在这里了。

  静坐片刻的风,缓缓站起身,望向捆绑了自己不知道多少日子的刑具。随即风轻轻一笑,双手微微结印,地上速度冒出一个与风一模一样的人来,风呵呵一笑,将新冒出来的假人按照自己原来的模样捆绑起来``````这样才附合自己的风格吧!

  风缓缓走至门前,身体一阵波动就缓缓消失了``````这同样是风在地下室内推敲出来的新武学,将自己身体光子化,这种光质化的身体不仅可以适使风隐匿在明光、暗光中,甚至还可以加快身体光子的运动速度来借以穿越任何物体。

  “西门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缓缓隐身行动了将近一刻钟后,风突然听到南宫卓远那熟悉的话语声。话语中南宫卓远虽然尽量保持平静,可谁都可以听得出他话语中压抑不住的愤怒。

  “这话不是很清楚吗?”被称作西门先生的人语气也有点儿恼怒,“你们南宫世家的人侵犯我们西门世家的地盘,这可严重破坏了我们四方的协议!”西门先生有点儿威胁性地道,“今天你们南宫世家要是不给我个说法的话,我们西门世家可就要与东方世家、北殷世家一起制裁你们南宫世家了!”

  风缓级靠近南宫世家正在议论的大厅,当然风是决计不敢过分靠近的,南宫世家的人究竟都有些什么能力,风也只不过是从苏家给的信息中得到个大致信息。苏家不是万能的,南宫世家肯定还有苏家无从得知的能力!

  站定的风这才注意到通向捆绑自己地下室的通道已被一副巨大的壁画所覆盖,壁画下方未扑满的地方露出淡淡的笔迹,从那笔迹上推测,可能是个大大的‘禁’字。

  被南宫卓远称作为西门先生的男子时不时地偷偷打量着挂在墙上的巨大壁画,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风猜测,自己多半是被这个西门先生所救,当然西门先生的本意可不是要救自己。

  “制裁?”南宫卓远微微一愣,他当然明白这个字的意思,南宫卓远忍不住打了个寒碜,语气有点儿恐慌地道,“西门先生,话不用说到这个地步吧?就算我们南宫世家真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先生也应该一一明示才对吧?我南宫世家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西门世家,更没曾侵犯你们西门世家的地盘!”

  “没有?”西门先生冷冷一笑道,“那么我问你,《铁血圣旗》是不是你们南宫世家的独门绝学?”   “正是!”

  “好,既然你肯承认就好!”西门先生松了口气,“那么南宫风是你们南宫世家的人没错了?”

  “南宫风?”南宫卓远惊叫一声,双眼忍不住望向墙壁上的巨大壁画,其余南宫世家众人同样将目光锁定在墙壁上的巨大壁画上。暗中观察的西门先生自然将南宫世家众人的反应一一记在心中,更是好奇那张巨大壁画下穿过通道后,关在地下室的人是何方神圣。

  “南宫风确实是我们南宫世家的人,”南宫志仁接过话茬儿道,“不过他已被我们南宫世家作为叛徒来追杀,至今不知其踪,不何西门先生如何得知南宫风的消息?”

  西门先生冷哼一声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南宫风此时正使用着《铁血圣旗》武学在我们西门世家的土地上大开杀戒,我能不知道吗?”

  南宫世家众人互视一眼,南宫卓远怀疑地问道,“你怎么确定那就是南宫风?”南宫卓远说着觉得自己的话不太恰当补充道,“我的意思是说,《铁血圣旗》这本武学秘籍我们南宫世家曾经流失过,如今虽然失而复得,但其他人也是有可能留下副本的!”

  西门先生转过身,指着南宫云问道,“请问他跟南宫风是什么关系?”

  南宫卓远虽然不知西门先生此举何意,但他依旧据实回答道,“他跟南宫风是双胞胎兄弟!”

  西门先生心中暗暗喝彩,此次他虽然代表西门世家前来找南宫世家谈判,但他心里也是十分没底,毕竟南宫世家在战斗方面太具有天赋了,更何况南宫世家隐世数百年又突然冒出来,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南宫世家怎么敢打着南宫世家的旗号重出江湖?正因如此,他才偷偷地潜到关押南宫风的地下室,可惜由于时间的关系他只能轻轻地触碰一下门。

  原本谈判是十分没底的,可此时他见南宫卓远毫不犹豫地承认,他都想感谢南宫卓远了。西门先生此时更是将声音提高了数十个分贝,“那个自称是南宫风的人与他长的一模一样,加上他使用的又是《铁血圣旗》武学,他不是南宫风又是谁?”   南宫卓远惊讶地张着口,这事也太``````

  远远站在一侧的风也完全愣住了,如果说真有一个与南宫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存在,而且那人又自称南宫风并且使用的正好是南宫世家遗失的《铁血圣旗》,那么自己又是谁?

  西门先生见所有人都愣在那里,直接将家族里商议的结果提高了数倍,“根据我们西门世家的商议,你们南宫世家不仅要负责将始作俑者南宫风绳之以法,还要四倍赔偿我们西门世家损失的土地!”西门世家真正商议的结果无非是让南宫世家将南宫风绳之以法,此时西门先生提出数倍于原本商量好的结果,他是打定主意赖在南宫世家以查看南宫世家的‘最大’秘密。

  南宫卓远直至此时才恢复正常,他只是简单地对西门先生点了点头,“西门先生,你的提议我们会尽可能快地完成,请你不用担心!”南宫卓远做出一个送客的姿势道,“你看,你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了,我们就不送了。”

  西门先生愣愣了,可他又不得不悻悻然地离开,眼下他是再没有任何理由留在南宫世家了,临走之前他忍不住又朝南宫世家大厅墙壁上巨大的壁画扫了数眼,他觉得南宫世家会爽快地答应自己无理的要求一定全是因为那张壁画后面那地下室的人。

  南宫卓远缓缓扫视过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南宫云身上,“你确定那真是南宫风吗?”

  “我``````”南宫云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的话,他一定会认定那就是南宫风,可此时他真的不敢确定。

  南宫卓远有点儿惊恐地扫了一眼墙上的壁画,“如果他要是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么我们南宫世家``````”南宫卓远摇了摇头,“勇儿,加快研究南宫风弄到我们身体里的咒印,我可不想在他发现他不是南宫世家的人时,我们还没有研究出来对策!”南宫卓远说着又把目光转向南宫志仁,“仁儿,你负责去将真正的南宫风捉拿回来!”南宫卓远在这时也认定新冒出来的南宫风才是真正的南宫风,个个样貌俊秀不凡的南宫世家子弟怎么可能出现像风那样平凡无奇的容貌?

  南宫卓远吩咐完一切,亲自走到壁画面前,喃喃自语道,“对不起你了,为了我们南宫世家,你就牺牲掉好了!”南宫卓远说完缓步离开,伴随南宫卓远跨出大厅的脚步,南宫卓远身后的大厅也彻底形成一处废墟!风所住的地下室被完完全全的埋在了废墟之下。

  风茫茫然地望向天空,心中反复问道,“我是谁?我究竟是谁?”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