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治疗,离开

小说:重生之无懈可击作者:张白白医生更新时间:2019-01-18 23:30字数:853689

    医院走廊外,叶堇静静站在一旁,目光定格在手术室刺眼的红灯上,原本冷漠到可以隔绝一切的眼眸,此刻却布满了可以感知的沉痛,叶堇瘦了许多,原本身材劲瘦的他,现在却有了三分瘦骨嶙峋,看着他一个人静静站早角落,多出了一股与世隔绝的味道。 

  “叶堇,谢了。”钟阅人还是一身军装,带着明显的感激露出笑容,努力让不要太担心,看着叶堇完全没有心情的想法,也安静的站在外面等候钟江君的手术结束。 

  钟家所有人赶来的时候,手术刚开始不久,早在他们登机返回中国的时候,已经同钟家联系过,全军覆没,不过好在把钟江君成功带了,钟阅人没有提具体细节,毕竟那样的怪力乱神不是他一个军人应该说的,而钟家这边一早就准备了最好的医生从飞机落地开始,进行紧急抢救,到现在被推进手术室。 

  钟老太太望着干瘦的叶堇,叹了口气都没说,只是把身后一直安静呆在钟江君母亲怀里的一欢递给叶堇。 

  全没有笑意的叶堇,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勉强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一欢。” 

  “就好,就好。”老太太坐在位置上,嘴上一个劲的只重复这句话,一帮子人围在外面屏住呼吸都没有人有太多心情。 

  钟阅人苦笑,现在是没见到本人,不到时候又是怎样的情景。 

  一点一滴流逝,整整十八个小时的手术,医院神经科一把刀还有外科主刀两名大夫才一脸沉重的走出来,虽然手术已经结束,但看着两人神色却是无法消除的凝重,扫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钟家老太太身上,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叶堇越过众人走上前,一把揪住医生的衣领。 

  “叶堇,冷静。”钟老太太拐杖一跺,站起身,拍拍叶堇的后背,没有太多责怪的意思,毕竟现在她也着急想结果,但手段可不是这样用的。 

  医生松了口气,脑子里整理了下思路,语音沉重道,“我们已经对患者做了全部的检查,外伤愈合的很快,是经过比较好的治疗,至于疤痕等到完全痊愈的时候也是比较好处理的,但是她曾经被人刺激过神经系统,整个人包括身体机能面临崩溃,这方面我不是专家,但也情况不容乐观。”外科主刀面色沉重道。 

  周围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接着神经科医生开口,“我不她到底受到怎样的对待,但整个人怕是已经废了,我不她到底能恢复成样,不过下半生怕是.....免疫系统同时也遭到破坏,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她除了不能传染,身体素质比起一名身患艾滋的患者强不了多少。” 

  其实这位神经科的大夫的话听起来绝了一点,可当她为钟江君检查的时候,几乎不敢的眼睛,这样的人竟然能够活到现在,这本身就是个奇迹,神经系统被毁,就如同电脑没了主板,瘫痪是迟早的事情,换句话说整个人离死已经不远了,能活多久全凭天意。 

  叶堇的黑眸里剧烈波动,本来放开的手猛的攥成拳头,绷紧的瘦脸毫无表情,不再多言,的血只能治愈身体的上的病痛吗? 

  “有多严重?”钟家老太太望着医生,眼眸沉痛,她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啊,如何能不心疼,虽然之前大致情况不乐观,但都是只言片语,现在却没想到是这般情形。 

  面对钟老的询问,医生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任何人面对权势都会有一种本能的敬畏,“很严重,能活着是侥幸,我不能保证她还能活多久,就算一直活着,身体和精神都垮掉了,必须要用药物维持,而且麻烦的是她有些丧失语言系统,跟她沟通的时候必须要耐心。” 

  两名医生沉重的说完,钟江君也被送入重症病房,需要观察很长一段。 

  一直都保持着相当冷静的钟家人看着病房里用机器维持着呼吸,浑身插满了医疗器械的钟江君,全都压制不住的震惊了,这样苍白如同一具干尸的人,还是他们捧在手心里,钟灵毓秀的钟江君吗?他们不敢,也不想。 

  钟阅人的心跟着抽痛着,白色的病床上,面色苍白,头发干枯的披散在床单上,映着一张脸清瘦得要命,宛若一层皮覆盖在骨头上,虽然盖着被子,但任谁都能想象得出来白色被单下她细弱不堪的身体。 

  钟阅人虽然之前早就见过了的巨变,可现在看着心里还是忍不住发酸,短短半月不到的失踪,却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折磨成这样,他不敢想象到底受到过怎样的折磨。 

  叶堇同样站在玻璃窗外,如果说以前的叶堇身上只会有若隐若现的疏离感,那么现在浑身就散发着一股寒意,跟着空气远离人群,只是用孤寂的眼眸望着钟江君,让人忍不住的震慑与害怕。 

  至少你还活着,钟江君......。 

  病房很安静,四周只有医疗器械偶尔发出的轻微滴答声,钟江君从昏迷之中苏醒,满眼的白色,又回到实验室了吗?这样的认知让她的身体再一次剧烈抽痛,让她本能的以为又要经历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身体开始越发扭动。 

  察觉钟江君苏醒,等候在外面的几人迅速打开房门,轻轻的尽量不发出声音,一双双关切的视线凝视着病床上刚刚睁开眼睛苏醒归来的。 

  钟江君眼眸之中装满了无尽痛苦,身体却没有再遭受到任何打击,直到耳边踹来轻柔的呼唤,才打断了她微弱的思虑,本来无法聚焦的眼睛定格在她面前的男人脸上。 

  叶堇审过手,温柔的手指轻轻安抚着钟江君的脸,另一只抓住钟江君的干枯的手。 

  几乎一刹那,钟江君原本停留在脸上本能的想要挣扎,叶堇温柔的眸子内盛满了痛苦,心疼的一字一顿道,“钟江君,我是叶堇。” 

  轻柔如钢琴划过的嗓音带着熟悉和温柔,钟江君来不及思考,身体却代替了神经挣扎着想要缩进男人的怀抱,终于,理智一点一点的回归到的脑海,这个人她的,苍白的脸上慢慢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对不起。” 

  两人同时开口,只不过叶堇说得心痛,钟江君却用了整整几秒的才说完三个字,嗓音暗哑,吐字断断续续。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钟江君一字一挺,缓慢道,似乎对丧失语言能力的事情惊恐得不行,却强压着害怕慢慢安慰着叶堇。 

  叶堇没有再说安慰的话,他也不想说,这一刻他只想呆在她身边,拉着冰凉的手,叶堇从没有如此害怕过。 

  猛地地下头,遮掩住通红的眼圈,眼神越发温柔,握住钟江君颤抖的手,轻轻的吻落在她凹陷的脸颊上。 

  钟老太太挡住急切想要同女儿的钟江北夫妇,叹了口气,孙女连话都说不利索,这样贸然上前怕是会适得其反吧,挥了挥手,示意所有都退出病房,眼前这样一碰似乎就会碎掉的钟江君到底遭受了多大的罪啊。 

  叶一生和牧玖是连夜乘坐直升机赶回的北京,之前以为叶一生一直生病,所以当涅带来消息给苦寻无果的叶堇之时,并未告诉叶一生。 

  钟江君早已因为疲惫睡着了,说几句话就会流出唾液的钟江君有些害怕开口,闭上眼睛多少有点逃避现实的意思。 

  叶一生站在床边,盯着脸色苍白,瘦得好像和一般的母亲,叶一生控制不住的想要伸出手触碰,却被叶堇拦住了。 

  昏沉沉,钟江君其实睡得并不是很踏实,只是感觉很累很累,神经系统崩坏不是简单的脑子乱,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即便那种疼痛在离开实验室后便荡然无存,但残留的烙印一直无法消除。 

  叶堇敏感的察觉到钟江君睡得不是很安慰,不由得握住她的手,不敢太用力,用温热的掌心包裹住她冰凉的小手,让身处无尽黑暗和痛苦之中的钟江君感觉到温暖,不安和恐惧的倾心慢慢开始松缓,脆弱的手指无意识的反握住叶堇的手。 

  在院方的大力治疗下,钟江君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痊愈,因为自身神经系统崩坏加上免疫系统的紊乱,钟江君极易感冒,加上口齿的问题甚至不愿意开口讲话,只要叶堇不再善变,便会极度不安,甚至有时候会歇斯底里。 

  当然大部分,她都会处于昏睡状态,有时候即便是醒着的,他也闭上眼睛,很多人看见她便只是惋惜,多余的话叶堇不,大抵都不是好话,他也不想。 

  “钟江君,我们出去晒晒太阳好不好?”叶堇轻轻推开病房门,看着又睡着的钟江君,弯下腰,强劲的双臂翼翼将钟江君抱在怀中。 

  钟江君实在是太瘦了,抱在怀里如同一根羽毛般,叶堇温柔一笑看向睁开眼的钟江君,她的身体很凉,眼神中微微有些迟疑,就是这一丝迟疑让叶堇的胸口开始沉闷的钝痛。 

  钟江君从来不是这样胆小的人,如果早一点找到她,如果当时不因为一时大意,如果当年不一刀杀了渡边抚子......太多太多的如果,让叶堇想要尖叫。 

  一双冰凉的手抚上叶堇的脸,“不不....不要自责,我会会....好....起来的。” 

  “钟江君,我要离开一段,你的情况不好,我必须得到纯血才可以让你痊愈,我的血只能恢复你上的创伤,可精神上的我无能为力。”叶堇终于做出一个艰难决定,缓慢道。 

  钟江君没有,清瘦到只有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却汇聚满脸恐惧,一旁监测脑部活动的一起快速跳动,红绿波动剧烈起伏,不受控制。 

  医生值班室,值班医生突然听到警报声,立刻从椅子上站起,一路小跑到钟江君病房。 

  医生扫了眼仪器波动,立刻大惊失色,咆哮道,“你干你会害死她的。” 

  痛苦笼罩,钟江君脸色苍白,冷汗不停从脸上渗透出来,本就脆弱不堪的神经系统又回到了最坏状态,心跳和血药急剧加速然后下降,医生没办法一针强心剂打下,即便如此还是不容乐观,让观察数据的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病人现在根本受不了一点点刺激,否则她会彻底崩溃,到时候神经乱到成为疯子,就是大脑停止命令身体机能走向死亡。 

  叶堇痛苦的抓住头发,眼神懊悔得恨不得给一刀。 

  看着再次陷入昏迷的钟江君,叶堇不管不顾硬是用手轻轻握住她无力摊放在外的手,擦去她脸上的冷汗,修长有力的手指抚摸着她苍白的唇瓣,低低的嗓音有着让人动容的神情,“钟江君,努力活下去,我需要你,你想扔下我,扔下一生,扔下一欢吗?钟江君......” 

  一声一声的呼唤,让原本直线下降的血压终于有了缓势,急救的医生终于松了口气,眼神示意叶堇继续开口,一面快速和助手做着急救工作。 

  一个小时后,钟江君情况终于稳定,叶一生拉着牧玖的手从角落里出来,眼神阴霾看着把母亲变成这样的父亲不想言语。 

  钟江君无力的睁开眼睛,望了一眼叶堇,张开却吐不出一个字,眼泪从眼角滑落,无声无息,只是用简单的手语比划了几下,我...等....你...。 

  叶堇点点头,回身望向叶一生,示意牧玖先帮着照看一下钟江君,领着叶一生出了病房门。 

  “爸爸,你要走?” 

  “嗯。” 

  “为?” 

  “一生,你妈妈快死了。” 

  “不可能你撒谎”叶一生红了眼睛,激动道。 

  “她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不想办法真的会死。” 

  “这是你离开的理由?” 

  “嗯,照顾好她,等我。” 

  叶堇走出医院,刺眼的阳光让叶堇的丹凤眼眯了一眯,本来想带她晒晒阳光的。 

  消失。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