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那些特务们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回家(全文完)

小说:重组DNA作者:小道王更新时间:2019-01-18 23:34字数:541670

王杨完了!王栋看着被炸得四分五裂的越野车,把手放在身前挡着那巨大的冲击波,知道王杨完了。

“小周……”王鹏跳起来疯了一样的迎着吹来的破片冲向那越野车,但当尘埃落定之后,那里剩下的只有一片狼藉。

“小周!”他四处张望着寻找着,顾不得头疼欲裂也拼了命的用精神扫描寻找着生命的迹象。

但是什么都找不到了。王杨在云爆的中心,被巨大的气压和高温直接撕成了碎片烧得无影无踪。而小周……王鹏只找到了一团染满了鲜血的棉纱。

“为什么要这样子?”他跪在依旧极烫的沙地上,茫然的看着一片虚无,“为什么要打成这样子?”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王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这里,脚下踩着玻璃化的沙漠缓缓地说,“为什么非要拼死拼活?我们的身上都有同样的血脉,又何必如此!”他越说声音越大,到最后几乎是用撕裂的声音在吼叫,“为什么!我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就要这样!”他瞪着血红的眼睛伸出手试图在空气中抓到王杨的魂魄,“吴秀雄死了,马亮死了,张婕颖死了……大家都死了!20年的兄弟到现在只剩下我一个!我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身体上产生了奇妙的变化,一丝丝蓝色的电芒从他的眉心处产生,慢慢的向着四面流淌。逐渐地。那电光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不断的噼啪作响,绕着他的身体飞舞着。

“王鹏!”李乐看着整个身体都被电光包围的王栋大惊失色,一把抓起扑倒在地上的郭怀玉飞身后退,“大家快跑!”

特务们也看到了这异常,大骇之下转身奔逃。

“跑?”王栋的整个身体仿佛变成了电流,化作一道光华刹那间出现在一名特务地身后。电光一闪。那特务便倒在了沙漠中。

“我x!”李乐吓得魂飞魄散,向着西方一路狂奔。但忙乱之中却忘了自己带着郭怀玉逃跑是一个极大的错误:他又不会杀她!

他只是下意识地不抛弃战友,因此才顺手把身边的郭怀玉带上飞奔。但也是因为他身上扛着郭怀玉,王栋才不敢远距离放电攻击。

李乐现在彻底的把自己的能力都发挥了,硬是让王栋追不上。不过他跑的时候,竟然还没忘了顺脚把他的弓捡起来。

“李队长!”特派员们,在这个时候,终于赶到了。“你往哪去?前面刚才可能地震过,有地缝!”

我知道前面有地缝!但地缝掉下去未必会死,但要是让王栋追上就是彻底死了!李乐大声的叫着:“快他**跑!王栋疯了!”

“我们是来抓他地。”特派员不明所以:好容易跑到这,难道又让我们再跑回去么?

李乐顾不得了,一路跑一路叫:“散开!散开!别他**聚在一起!聚在一起等雷劈啊!”

王鹏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茫然的爬起来茫然的跟过去,虽然远没有李乐和王栋的速度快,但迷迷糊糊的也靠近了大部队。

“都散开!”李乐叫的眼睛都红了。挥舞着弓狂奔,“四面散开!趴下!”

怎么了?特派员们茫然的向着周围散开,有好奇的还抬起头看看天空:要下雨了?

真地要下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吹起来了,而且越来越厉,呜呜的风声卷着乌云在以肉眼能看得到分辨得出的速度在天空中飞快的聚合着。而且这一片云团越拢越大,已经有隐隐的雷声从天边传来。

他能控制天气么?王鹏站住脚看着头顶上聚合的云,被大作地狂风吹的站不住脚,突然一道闪电带着滚滚雷声炸裂而下劈在虚无中。

“心灵风暴!”李乐越过一条巨大的地缝之后,也站住了脚喃喃地说,“王栋疯了么?”

特派员们终于害怕了,惊叫着逃散。

天地间,被黑云笼罩着,一片漆黑。只有身上缠满了电光的王栋在黑暗中闪耀着光芒。

他的双手高高举起,目光冰冷的看着正在四散奔逃的众人。

云层的摩擦产生电流。当电流因为极大的高低压交错而释放的时候。就形成了雷。

又是一道闪电落下划破了黑色地天空,一名特派员被这雷正正地击中。刹那间灰飞烟灭。

心灵风暴么?!王鹏全身紧紧的贴在地面上,完全没有办法行动。

越来越多地闪电落下,不断的劈开这死亡的黑暗,带走一条条的生命。王栋在冷笑着,行走在四面的闪电中,看着人们被一个个的劈死甚至烧为灰烬。

“不要!”特派员们终于精神崩溃了。一个人突然跳了起来哭叫着奔向未知的远方,却在王栋的一个响指中化为乌有。

天空在轰鸣,大地在不断的落雷中颤抖着,毁掉人们的一切希望。

有的人同样的跳了起来鼓起最后的勇气冲向王栋,可是王栋根本不需要看就知道他的行动和方向。

而且在这种时候,站起来就是被雷劈的死命。

“七使徒。”王鹏不敢抬头,只是用力的向下挖试图把自己埋起来,“七使徒,原来是这样……如此的恐怖……难怪……难怪会不容于国家!”

李乐也在想办法试图在王栋的力气耗尽之前让自己活下来,但是当他稍稍抬头的时候,却楞住了:郭怀玉呢?

郭怀玉消失不见了!

李乐惊讶的看着身前一米郭怀玉本应躺在那里地那个地方,现在却空无一人。

她去哪了?他知道自己这边并没有雷落下。而且王栋是可以控制这这闪电的方向的,郭怀玉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被劈的。

不过就是他抬头的这个动作,让他成了避雷针。一道闪电落下,正正的砸在他的身边。

王鹏在闪电中却看到了一个人影,正在慢慢地靠近王栋。

“那是谁?”王鹏看着那身影走到了王栋的不远处,惊愕极了:为什么他站在那,闪电却不往她地身上落!?

人是能导电的。许多物体也是如此。遇到雷暴的时候,千万不要站在大树下。如果在旷野中也不要就这么直挺挺的站着,也不要狂奔——因为在雷暴范围内会产生电磁场,而跨步电压会致人死地。

而且如果身上带有金属类物体也一定要摘下来扔的远远的,这东西是第一招雷的东西。

许多特派员就是因为身上地枪支皮带扣之类引来了雷,结果死无葬身之地。

另外还有一条,就是别站的那么高。如果大家的位置都很低,那么就是抽死签。雷落下来劈着谁算谁。而如果有人站在那身上挂着枪带着手机还满世界乱跑,那就是替大家挡祸。

但王鹏却看到,那个人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向了王栋。

一道闪电落下劈在王鹏身体的不远处,巨大的高压电流没有来得及被大地吸收,剩下的一点余波通过沙粒中的云母和石英刹那间波及四方。王鹏眼前一黑,直挺挺地昏死了过去。

王栋在慢慢的走着,看着这些逼死他兄弟的人一个个倒在雷霆之下,心中却没有一丝畅快。只有无尽的悲哀。

人,为什么要活着?就是为了受苦么?他望着一个年轻的特派员疯狂的四处狂奔然后被闪电击中,却仿佛看到了自己地当年。

当年的南征北战,当年和兄弟们的高歌痛饮已成记忆中的水月镜花。只是因为自己的这一身本领。

那时候,他刚刚得到这雷霆超能力的时候,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跃马东瀛成就一番不世之业。进入国安之后。更是四面出击把一切所有的敌人都消灭在国门之外。

所以,他才被世界超能力界称作使徒,成为公认世界上最强大的七使徒之一。

但也就是这一身本领,才招来了今日的杀身之祸。他望着眼前黑幽幽的地缝,轻轻地叹息。

突然间,一只手不知道从哪里伸过来搭在了他地腰上,而另外一只手则从他的腋下穿过,双手搭扣抱紧他地身体紧跟着一跃而起。

这让他大吃一惊猛然拧回身去看:“谁!”

他护体的电流光芒大作电的背后的那人浑身抽搐,而他的右手也立刻汇聚起了电流闪电般击下。

但在电光中,他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怀玉……”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不知怎么,他的心中流过了这首诗。眼中的凶狠也变成了绕指的柔情。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王栋的身体一震,闪烁着的电流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右手那雷霆的一击也变成了拂面的爱怜。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当年那一见倾情的瞬间,化作今日相思的刻骨柔情。落入那巨大地缝的时候,王栋慢慢抱住了怀中的恋人,闭上了眼睛。

“今生不能与君相伴,但愿来世再聚情缘。”郭怀玉同样抱住了他,再也不肯分开,“生不能共衾,死亦同穴!”

王鹏醒来的时候,天空却是一片晴朗。淡淡的月光洒在大地上,让他再也不愿起来。

但是还是要起来。王鹏咬得牙齿咯吱咯吱作响,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向那一片被雷霆烧得晶莹而滚烫的大地。

“还有人活着么?”王鹏听不到呼吸声,而精神扫描已经完全用不出来了。只能勉强提起声音哑哑地喊着,“还有人在么?”

“这边。”一个嘶哑的声音在不远处轻声呼着,“王鹏!”

王鹏踉跄的过去,借着月光看到盘坐在地面上的李乐,大喜:“你还活着呢?”

“快死了。”李乐惨白的脸色在月光下仿佛鬼魅一般,用手扶着插在地面上的长弓苦笑着说,“要不是这个。我他**就死了!”

李乐很聪明,他把长弓插进了沙地里当避雷针然后自己远远的滚开。

“震天弓。是解放前孙殿英在挖掘慈禧陵寝时候找到地上古宝贝,据说是高手匠人用陨铁打造的。不过这下算是彻底毁了。”李乐咳嗽一声,招呼着他,“来,坐下,我要跟你说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都回头再说吧!王鹏跌坐在他身前虚弱地低声说:“咱们最好想个办法回到克什克腾去,报告这里的事情。”他转转头四处张望一下。“王栋和郭队呢?”

李乐苦笑了一声:“他们?郭怀玉抱着王栋跳下地缝自尽了。”他叹息一声。“他们两个人可不是钢筋铁骨,这一路摔下去,早就成了肉酱了。不过也好,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倒是再也不用分开了。”

死了?王鹏茫然的看着不远处那吞噬大地的裂缝,许久许久没有说话。

“我也活不长了。”李乐咳嗽一声拉开了自己的衣服。

王鹏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大吃一惊:“你怎么?”

“最终。我还是没躲开最后那道雷。”李乐大半个身体已经泛起了青淤,甚至隐隐透出了一股糊味,“要是现在就来人救我,我也许还能活。但是……”

王鹏一把拉起他,勉力放到背上:“你别说话了!我就算背也要把你背回去!”

“你已经这样了,算了吧。”李乐苦笑一声。“咱们两个人可别都死在这大沙漠里。”他实在是坳不过勉强行走的王鹏,叹了口气低声说,“我下面说的,都是机密内容。你都要记住。”

“别讲这个行不行?”王鹏苦笑,“机密地东西知道的越多我越麻烦。”

“但我们也不能让王栋他们真的死不瞑目了。”李乐深深的吸了口气,“你知道郭怀玉是谁么?”

“知道。”王鹏点了点头,“某位开国将军的孙女,从小习武,长大之后进入国家安全部门工作。在国安和警卫局都是上级人物。”

“除了那个什么将军的孙女之外,都对。”李乐叹了口气。“她可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她是个试验品。”

“试管婴儿?”王鹏一愣。“难道咱们国家80年代初就有这个技术了?”

“何止是试管婴儿这么简单。”李乐冷笑了起来,“她是人造出来的。”

王鹏不是很明白:“试管婴儿就不是人造地么?”

“这么说吧:郭怀玉不是做那个事情做出来的。”李乐低声说。“她身上的每个部件,都是人造的。”

“怎么可能!”王鹏想叫,却叫不出声,“心肝脾都是人造的?”

“胚胎技术。”李乐叹了口气,“纳粹以前做过这方面的人体试验,看能不能制造出完美地雅利安人来。实际上关于基因的研究就是从德国开始的,大多数的遗传学家都是德国人。纳粹在得到政权之后,希特勒对于基因技术十分感兴趣,下令秘密组建了多个实验室几乎是不计成本的在研究。赫斯在飞往英国的时候就带了一点这部分的资料。纳粹德国在发现资料流失之后专门派出了空降兵到英国去毁灭这些东西。他们没有完全成功,有一点东西,就是关于DNA的四碱基研究部分保存了下来。二战结束的时候美国得到了一部分科学家,苏联得到了一部分资料,于是两边都开始研究这种生命科学。

“一切,当DNA技术开始发展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你也知道,人地一切都是从DNA里得到地。身材的高矮胖瘦眼睛地颜色都是由DNA决定的,谁也改变不了。只不过那时候还不知道DNA结构,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所以只能先研究所谓的‘转化因子’。这个是艾弗里发现的,当时世界上许多人都不相信,但德尔布吕克相信,并且找到了证据。

“1953年。沃森和克里克在剑桥大学的实验室里终于发现了DNA地双螺旋分子结构。从那时候开始,生物学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大爆炸地时代。

“而在找到了DNA的结构和组成物质之后。那么雪莱夫人的梦想也就被政府锁在了保险箱里:能不能通过物理学方法,造出一个人来?

“这种东西是不能公开的。西方世界连堕胎都反对,可想而知如果政府公开宣布要用非正常方式做个人出来,那么一定是一片大哗。所以这一切都被放在了最秘密的实验室里进行研究。你知道杀人蜂吧?那个就是巴西政府的一个疏忽,把用生物学杂交出来的蜂放了出去,结果造成了大乱。而如果把基因武器地方案公布……谁公布,谁倒霉。还有就是热毒素。也是基因工程制造出来的,万分之一毫克就能杀死100只猫。

“但这些东西都不好使,因为基因武器很可能会造成自身的伤害,就算是针对基因差别而造的东西,当释放到空气中也很可能会发生突变。所以这种东西只能像是核武器一样,放在仓库里当作威慑力量而不能真的拿出来上战场。

“那么,就要转到另外一个方向了:制造一个完美的战士可以么?打仗的时候如果这些战士不怕疼也不怕死,没有思想只知道服从命令。而且还可以拥有强大的战斗能力,那么岂不是战无不胜?

“美国人在研究这个,苏联人也在研究这个。咱们国家没有这个底子,甚至那年头都不知道还有个东西叫基因。但是当年苏联援华地时候有个生物学专家,喝多了酒之后胡说八道,漏出来一句:我们还有比核武器更可怕的东西。但是现在还在研究,还没成功。咱们的人很好奇就去问他是什么,他却不说了。这句话一开始被当作了一个笑话,况且那时候苏联是反孟德尔主义,对外宣称的是不承认非定向变异的。咱们国家也这么认为,因此不承认获得性状可以遗传,所以认为这种以DNA突变和改造为基础的生物武器是不可能存在地。但是后来有一位特工人员在美国得到了制造基因武器的一点信息,而国内也有位教授在研究了沃森的DNA结构之后,认为DNA不定向突变以及获得性遗传是正确的。只是那位特工的情报被国内的生物学界视为无稽,那位教授也被打成了右派。但国家机构却不认为这个东西真的是毫无价值的。因此也秘密组建了一个机构:国家第三生物学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的领导之一。就是那位被打做右派的教授。在60年代末期地时候,他提出了DNA链地插入改变性状的理论。并为此付出了毕生地努力。至于这些努力有多艰辛,我不知道,反正就为了窃取美苏的机密生物学情报,总参三处就付出了100多条人命。

“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一个被用毒素切断了多数蛋白质折叠进程的细胞重新开始分裂增长,并且二代体在被插入其他物种DNA链片段的情况下,同样的生长了起来。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之后,经过种种多次反复用了10年时间的试验之后,一位工程师在另外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培养起了一个胚胎。”他轻轻的叹了口气,“那个胚胎,就是郭怀玉。”

王鹏听傻了:“郭怀玉,是人造胚胎?”

“而且还插入了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的DN*片段。”李乐苦笑着说,“她是因为在某个进程中Y染色体没有能够插入DNA造成的女性。实际上一开始他们想培养出一个大汉来的。但是操作的一个小失误导致郭怀玉成了个大姑娘,还是个挺漂亮的大姑娘。”

王鹏对于这种事情感觉很荒谬:“郭怀玉,就是这么出来的?”

“对。”李乐点了点头。然后用力地咳嗽了一阵之后,才继续说,“当时主管这个事情的将军,非常喜欢那孩子。当然是出生之后。实际上因为插入了一些莫名其妙的DN*片段,所以据说郭怀玉还在水缸里的时候非常之难看。但是从水缸里出来之后却不一样了,胖乎乎的非常可爱,而且不哭不闹的睁开眼就四处打量工作人员。将军也没后代。所以非常之喜欢她,直接就认了孙女。”

王鹏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消化这些东西。但李乐不给他时间:“但是这个偶然却很难再被复制了。后来培养的两个孩子,在水缸里还没到长大就完蛋了。将军则把郭怀玉领走了,说要让她接受最好地教育。你知道人民大学天才班么?郭怀玉就是在那长大的,10岁时候就学完了大学课程,考试全班第一。”他很感慨,“如果这样智商200以上地人多来上十个八个的,中国就复兴有望了。”他话锋一转。“不过郭怀玉也被老爷子宠坏了。她生下来就力大无穷,据说4岁时候双手抱着根比她腰粗的棍子把军委大院的十来个比她大不少的孩子们追杀的满世界乱跑。老将军听到这件事情不打不骂只是哈哈大笑说日后上了战场定是一员大将,有赵子龙遗风。长大些之后更不得了,老将军从少林寺找的和尚教她练功……如果我们这帮人没有超能力,几十号人一起上也近不得她身。”他叹息一声,“这就是生物工程学地威力。”

“只是,”他继续说,“郭怀玉本来应该进入军队的。就凭她的智商和背景,40岁混到军长没问题。但中央警卫局那时候因为出了一些事情,再加上当时的政委是她干爹,她就去了警卫局,然后调到总参三处负责东南亚情报工作。然后因为在98年的时候带着几个特派员跑到印尼大开杀戒,上头没办法只好把她调到国安局负责情报分析。这个你不知道吧?郭怀玉其实不是一开始就在特务大队的。她的智商比她的拳头厉害多了,放在15局那边也算是修身养性。王爽当初就是她手下。然后,”他低声说,“王栋出现了。”

“王栋是97年时候进入国安特务大队地,因为战功卓著所以升官很快。再加上98年时候退役了一批老队员,所以他成了第一大队的队长,三极警监。因为在俄国时候伤了不少手下,他跑到部长办公室去要求增加人手。在部长办公室,他第一次见到了郭怀玉。”

“等等。”王鹏举手,“郭怀玉说。第一大队都是天生的超能力。是怎么回事?”

“这是个骗局。”李乐笑了笑,然后哎呦一声。“她爷爷就是这么骗她的。后来调她进第一大队的时候,我们专门被召集到一起被警告有些话绝对不能在郭怀玉面前说。这个问题就在警告内容里。我和王栋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调查了两年又偷溜进那个实验室里,才找到的答案。”

王鹏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叹了口气。

“王栋看到郭怀玉之后惊为天人,要调她进大队。”李乐继续说,“部长知道郭怀玉是怎么回事,所以坚决不同意。但郭怀玉这个公主十分看不起王栋,三言两语下来动上了手,结果就打出了爱地火花。”

李乐抬起头望着月夜悠悠的说:“然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大家一起出任务,一起回来。王鑫路嘉静和王杨在偷坟掘墓,刘同彤在图书馆学习历史,李旭和赵利刚在酒吧里用猜钢蹦的法子骗酒喝,心理学硕士宋颂给张婕颖这个窃听狂做心理辅导,马亮时不时的去西伯利亚打猎。那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

“那为什么,又宣布王栋他们叛国呢?”王鹏最不明白的就是这一点,“他们也算得上是忠心耿耿了。”

“谁不是忠心耿耿?”李乐冷笑起来,“王栋为了一个情报在印度差点被那帮阿三活活打死,回来之后养了大半年的伤才能走路。路嘉静被德国人关在水牢里折磨的精神崩溃了都不说自己是哪来的。这帮人是会叛国地人么?”

“那为什么呢?”王鹏无解,“折腾了六年都平安无事。为什么现在要下杀手?”

“政治啊。”李乐闭上眼睛低声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上一代能平安退役要感谢老爷子网开一面。但是实际上后来我和王杨两个人接到过秘密任务,指派去刺杀一些‘心怀不轨’份子。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些人,都是上一代地退役特务。而更重要的是,上边觉得国安特务大队地力量有些太大了,大到他们有些害怕的地步了。”

“那他们这么干,不是官逼兵反么?”王鹏不能理解。“王栋要想杀人可不是很难啊!”

“镇魂弹。”李乐的声音很低,需要王鹏侧耳细听才能听到。“以及心灵枷锁的发明,让他们找到了控制超能力者地方法。于是这帮老特务们,就成了麻烦。你觉得一个从生下来就被教导着要如何如何脑子里只有一个概念的战士好控制,还是一帮半路出家地不稳定份子好控制?况且有镇魂弹在,不需要靠近就可以杀掉一名超能力者。警卫局里那些人功夫不怎么样,但枪法是超一流的准。王栋也是血肉之躯,也不想为了刺杀谁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上边对于王栋等人脱逃很生气。但最后却仿佛达成了谅解……这个事情很奇怪吧?但事实就是这样。上边要的是听话的特务,而不是他们这帮眼高于顶有思维能力的家伙。”他深深的吸了口气,“02年地时候,第一大队主力去阿富汗围剿恐怖分子。在回来的路上,在阿拉山口被第二大队、第三大队和第五大队围攻。几乎是全军覆没,出去了30个人,活着回到国内的只有十余人。那时候我已经被调到第二大队当副队长了。你知道陈晶么?她的速度天下第一可以瞬间移动,但是在那场围攻当中被吴秀雄切割空间之后打断了腿。从此再也不能飞奔了。那一场大战,让整个特务力量折损了一半以上。剩下的人,在后面的战斗中也不断的损失,最后只剩下这些人了。至于叛国,只不过为了找个理由杀人而已。”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一代一代人死去了。活着地人还要活下去。我不知道后面的命运会使如何,只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

“那你们还要做这种事情?”王鹏大声说,“你们为什么不……李乐?”他动了动肩膀,“李乐?”

听不到他的呼吸声,伏在他后背上的胸膛也不再跳动了。

王鹏坐在地上,看着李乐的尸体,一动不动。一直到天亮了之后,有人来到他地身边:“你是王鹏么?”

“是我。”王鹏转过头看着那位身穿着国安制服的漂亮女子,木然的点点头。“你是哪位?”

“我们找你好久了!”那姑娘高兴的拿出一部对讲机。按下按钮,“我是7号。在A3-207区找到了王鹏!你们快来!”然后她好奇的看着李乐的尸体,“这是李队长么?”

“是他,第二大队的队长李乐。”王鹏抱着膝盖把头转回去,“你们是来接应我们的?”

“对!”那姑娘摘下帽子默哀一下之后,高高兴兴的说,“我们接到命令,说你们在和一伙叛乱分子的战斗中损失惨重,上边要求我们立刻出发来找你们。”

“不用找了。”王鹏望着初升地太阳低声说,“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啊!我知道了。”那姑娘笑着说,“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谢远方。是方圆地方,不是芳草的芳。”她坐在王鹏地身边说,“你的心灵枷锁坏掉了么?本部的控制室里找不到你的信号。对了,”她拿出来一张纸,“上面命令,如果找到幸存者,就接受该幸存者的指挥。现在只剩下你一个啦,所以我们从现在开始暂编入第三大队,接受你的指挥。”

我的指挥?王鹏愣了愣,转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那姑娘雪白的手腕上戴着一个天蓝色的心灵枷锁。这让他的身上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一样:“你们,也是特务?”

“是啊。”姑娘笑着说,“我可是个天生的超能力者哦!从小就跟我爸爸学习武功的。而且我可以……哎?你上哪去?”她看着王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连忙也跳起来。

王鹏已经不再惊讶了,只是抬头看一下太阳,向南方走去:“我要回家了。你们把尸体都收拢一下,找个地方埋了吧。”他站住脚回头看了谢远方一眼,微微笑了笑,“欢迎来到特务大队。”

(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